采泥藝術的蛻變與新生

2013.10月號

檔案下載:點此下載

【文/顏鈺倫】

采泥藝術近期舉辦「扇形—行善」當代扇面展,引領觀者一同進入文人雅士之間,寄情於扇、觀賞與交流的生活文玩,呼應傳統文人墨客的精神內涵,並試圖藉由跨界設計與科技藝術,賦予傳統文化多元豐富的現代面貌。采泥,是台灣藝壇近年來新開張的畫廊,在畫廊經營環境愈趨挑戰的當下,采泥這一年來動作頻頻,以新進者之姿,為台北畫廊圈注入新活力。

台北101的5樓貴賓室,是年消費滿101萬新台幣的101貴賓專享的休憩所在,許多實力驚人的消費者在信義商圈逛累了,這兒就是個休息的好所在。而從今年9月起,101貴賓室的牆面,委由采泥藝術負責布展一年,讓這些藝術收藏的潛在藏家,在悠閒享受下午茶之際,也同時品茗藝術品。

除了與台北101展開長達一年的合作,同時間,采泥藝術獨家代理的兩位藝術家李光裕和謝貽娟(Jo Hsieh)於台中中友百貨的時尚藝廊展出。活動力強的采泥藝術,去年成立於台北大直,繼Jo Hsieh先前的個展後,10月8日也將為她舉辦睽違十年的個人大型展覽。今年積極參與兩岸藝博會盛事的采泥,從台南藝博會、澳門藝博會、台中藝博會到高雄藝博會,未來11月的台北藝博會、12月藝術家李光裕的新作個展,代表著這家新畫廊的積極佈局。

然而,在市場景氣不被看好的現在,采泥藝術不同於國內多數畫廊的經營模式,選擇以獨家代理的方式經營藝術家李光裕和Jo Hsieh,讓藝術家專心創作,共同提升藝術創作的純度。除了獨家代理藝術家,以印刷事業起家的采泥藝術,另一大營運專案即為文創禮品的開發。采泥創辦人林清汶,他,就是這一年來動作不斷的采泥推手。他,其實也曾開設畫廊,而今再度捲「泥」再起!

轉向「美」的事業跑道

采泥藝術的前身是早在1989年創立的「采泥藝術印刷」。畢業於文化大學印刷系(今資訊傳播系)的負責人林清汶,1988年認識的一群文化美術系的學弟在士林開了「采泥陶藝教室」,自己也投資了幾萬塊,隔年還是社會新鮮人的林清汶便決定自己創業,在這群學弟的建議之下決定先用「采泥」建立品牌。林清汶幽默地說:「起先覺得用『采泥』做印刷好像很奇怪——『踩在泥土裡』那不就動彈不得了?」但是其實「采泥」二字挺有意思的,「采」是指「繪畫」,「泥」則是指「雕塑」,因此林清汶就把「藝術」兩個字加上去,「采泥藝術」就成了林清汶的印刷的品牌。

林清汶如何從印刷產業,一腳跨進藝術產業?他有一位藝術啟蒙者——藝術家陳景亮。林清汶說:「我從印刷接觸到藝術,我要感謝陳景亮,真的感謝他,因為他帶我進入這個領域。」從1998年兩人合作了第一本藝術家陳景亮作品畫冊,對於剛創業的林清汶來說,陳景亮願意將作品畫冊交給當時沒有畫冊印刷經驗的他製作,是很大的信任與支援,這一本畫冊,就此開啟了林清汶的藝術之路。他,自此承接更多的藝術畫冊印刷業務,也實際開始購藏藝術品,成為一位收藏家。

當年,能讓藝術家陳景亮認為林清汶與其他印刷業者不同的原因,其實來自於與陳景亮畫冊印刷的三年前的一次經驗。這次刻骨銘心的「教訓」,讓林清汶從此不再把印刷業只當成一門生意,而是當成一個真正的「事業」。回到1995年,那一年,一位逾古稀之年的老畫家,帶著多年的老伴來到林清汶的印刷廠,想請林清汶幫他印製畫冊,老畫家認為自己年歲已高,或許這輩子再也沒機會舉辦下一次個展了,於是老畫家心中也將這本畫冊當作人生的最後一本畫冊般看待,夫婦倆人平時省吃儉用,拿著存下的一筆錢來到印刷廠準備印製畫冊。

直到畫冊印製出來後,老畫家來到印刷廠取畫冊,當拿到人生最後一本的畫冊時,林清汶當面看見老畫家翻開畫冊,那瞬間沉默失落的神情,讓他心頭一震。他回憶:「由於當時的技術還不是以電腦來處理畫面,只能以手工的方式處理,因此老先生的那本畫冊我沒有處理得很好」,沉默了幾秒鐘,林清汶回想當年:「我永遠記得,他看到那本畫冊時的那股失望的感覺,那給我的打擊很大,我覺得我好像壞了一個老畫家畢生最後的希望。」老畫家的這個經驗讓林清汶對待印製畫冊的心情有了巨大的轉變,他開始思考「老師為什麼要這個?這系列要表達的是什麼?」從此之後,每一次藝術家託付到他手上的畫冊,林清汶總是竭盡所能,透過印刷的專業全力表現藝術家所要傳達的精神與內容,而不再只是機械化的生產。

法國哲學家傅柯(Michel Foucault)說:「美學的生活,就是把自己的身體、行為、感覺和激情,把自己不折不扣的存在,都變成一件藝術品。」對林清汶的采泥印刷而言,印製每一位藝術家的畫冊,都當成創作一件藝術品用心經營。

記取教訓 重新出發

這位印刷廠老闆,從此之後只要印一本畫冊就收藏一件作品,印製畫冊對林清汶而言不僅僅是一門生意,更是他對藝術家、對藝術的喜愛與支援。1999年,林清汶經營畫廊失敗。當年,他將畫廊開設在台北中和,也是追逐著市場大勢,但搶不過大畫廊的熱門藝術家作品,也沒有好好扎根經營潛力新秀,地點不佳,藝術人脈尚未完全建立等,都是當年畫廊歇業的因素。去年,采泥藝術重新開張,空間位址選擇台北的新畫廊聚集地內湖、大直一帶,更記取昔年教訓,決心採取獨家經紀藝術家制度!

林清汶認為,與藝術家簽約是很重要的,獨家代理藝術家才會真正的專注經營、用心規畫,並根據畫廊風格與角度選擇與符合畫廊風格的藝術家。他說:「藝術家其實有兩個元素,一個叫創新,一個叫執著,找到一個創新的方向執著下去,雖然沒有人知道,雖然千萬人覺得不好,但是你自己要信仰這個創新,藝術家要有這種魄力!」林清汶認為好藝術家需要具備創新與執著的特質,而李光裕和謝貽娟雖然都曾經停滯創作近十年,但十年後仍不曾背離藝術,繼續創作,林清汶說:「這樣的藝術家才是我們要找的人!」與藝術家多年的交情,建立起的默契與信任,林清汶的經營理念也讓藝術家能更放心於創作上,共同打造藝術的無限可能。

力挺對藝術的堅持

林清汶為了讓藝術家的創作能有更好的純度,不論成本以獨家代理旗下的兩位藝藝術家:雕塑家李光裕與旅居英國倫敦的藝術家謝貽娟(Jo Hsieh),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,做為藝術家的後盾。林清汶和李光裕已經是相交逾十年的朋友,在采泥藝術成立的前一年,十分欣賞李光裕的林清汶,在一次因緣際會下,終於簽下李光裕成為全經紀藝術家。林清汶說,如果等到畫廊正式成立再簽約的話,那麼他就沒有機會了。

李光裕是林清汶堅信市場價值被低估的藝術家。聳立於捷運臺大醫院站的「手之組曲」系列作品,對於居住在台北的民眾應該相對不陌生,生活緊湊、步調快速的都市裡,李光裕作品周圍彷彿時間凝結,讓身體和心靈都能停下腳步。1954出生於高雄,畢業於西班牙馬德里大學美術學院碩士的李光裕多以「人」為創作題材,透過雕刻作引領觀者思考生命課題,從李光裕雕刻作品中的線條更讓我們看見生命的力量。

而另一位采泥王牌,就是擁有英國皇家藝術學院(Royal College of Art)碩士學位與費爾茅斯藝術學院(Falmouth College of Art)博士學位的旅英藝術家謝貽娟。她的創作風格受到「多重空間」理論及東西方哲學的影響,融合東方禪學、西方哲學,以及人類心理與心靈三個層面,以特殊的礦石粉末做為創作素材,在湛藍色調裡回到心靈深層探討和宇宙之間的「None-Space」(非空間),找尋最純粹且自由的精神世界。

謝貽娟(Jo Hsieh)長年旅居英國,過去曾由Michael Goedhuis代理,十幾年前Michael Goedhuis曾帶著謝貽娟在紐約、邁阿密、倫敦各地參加博覽會、舉辦展覽,一度是收藏市場上的潛起新秀。Michael Goedhuis是位聲名響亮的倫敦經紀人,他毀譽參半,代理過許多而今一飛沖天的中國當代天王級藝術家,也曾經協助藝術基金打著將作品收藏入美術館的旗號,以極低成本大肆蒐羅中國當代作品後,再包裝拍賣,獲得極大的成功與利潤。先不論這位經紀人的行為爭議,其挑選作品的眼光,的確犀利。而謝貽娟,就是當年Michael Goedhuis選定的東方新秀。

謝貽娟(Jo Hsieh)在與Michael Goedhuis結束代理關係後,當時獨自在英國求學的她,為了在五年內攻讀兩個博士學位,壓力過大,同時間,有著知遇之恩的倫敦皇家藝術學院老師也突然因心肌梗塞離開人世,謝貽娟因為打擊太大而罹患憂鬱癥,2002年後就不再與畫廊合作,因而市場消失了整整十年的時間。林清汶與謝貽娟則是二十幾年的老朋友,他認為經過十年藝術家仍不忘藝術,持續創作,這樣的藝術家在未來才是經得起考驗的。

力薦李光裕與謝貽娟(Jo Hsieh)的林清汶,他以自身的收藏與投資經驗這樣分享:收藏家購藏作品,藝術投資是為了生活的高品質注入資本,每一位藏家,都不會希望自己買的作品在市場賣不到好價錢的!他定位采泥為「兼具藝術美感本質與商業投資效益」,深耕代理藝術家,配合論述出版,並將藝術家推向國際平臺,規畫多元的活動、講座,讓藝術不再只跟藝術對話,而是與各個領域、生活對話,讓收藏家以更多面向的方式瞭解藝術家的創作歷程與作品精神。對林清汶而言,重新出發的采泥,就是要讓藝術家、收藏家和畫廊三贏的平臺!

用文創推動藝術 

采泥除了經紀藝術家,其實還有另一項采泥藝術事業,開發藝術文創商品。林清汶說,藝術家的原作完成 之後,被收藏家收藏,如果收藏家不再公開展示,除了畫冊之外大家能夠再接觸到這些畫作的機會就更少了,如果藝術家的作品能夠轉化運用在生活上,經過藝術家的授權、限量、可複製生產的方式,就能讓更多的人看見。林清汶希望藉由自己小小的力量將藝術推向大眾,不只專屬於部分族群,藝術應該存在每個人的生活裡。 於是,采泥推出了藝術家的限量數位版畫與限量雕塑,有著藝術家風格的紙鎮、馬克杯、各式禮盒⋯。林清汶 希望采泥的文創商品能夠「雅俗共賞」,以「雅」做為藝術與大眾之間的中介點,不是把藝術降低,而是把商品拉到該有的層次,才能實踐藝術的推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