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會冷冽中的溫潤 陸先銘台東辦大展

TVBS 2018.1.19
 
 
 
 
 
畫家陸先銘正在台東美術館展出「冷冽中的溫潤」,油畫結合不銹鏽,表現出城市的冷冽,但也他有溫暖的人物畫像,近年則轉向對綠樹生態的著墨描繪,反映出時代的氛圍。
 
畫家陸先銘繼2015年後,再次受邀舉辦大型畫展,地點遠在台東美術館,但悍圖社的畫家朋友們熱烈捧場。陸先銘巨大的城市劇場總是目光焦點,經典陸橋佈滿堆疊的顏料,視角低令人喘不過氣來。他回憶起當時台灣經濟起飛是70年代前後,當時他還年輕,每天騎著摩托車經過福和橋,騎在夜色裡面的街道上,看到高架橋一條一條的蓋起來,然後人在底下的感覺,頓時覺得整個城市成長起來。
 
到了80年代10大建設之後,台灣城市建設快速,陸先銘觀察到路上名車多起來。畫家陸先銘說,80、90年代整個台灣的經濟起飛,這些橋這些建築物還是充斥在生活周圍,只是說它更現代化,所以他用不銹鋼來取代原本厚塗的油畫顏料。
 
48年次的陸先銘,文化大學美術系畢業,1981年大三時獲得雄獅美術獎,1992年獲得台北現代美術雙年獎首獎,2002年奪下廖繼春油畫創作首獎,但生活的壓力總是如影隨行,他開過畫室、賣過錄音帶、上過班、教過書,但是只有創作是開心的。
 
畫家陸先銘介紹畫作時提到,「大地」這件作品是他把具象的橋樑,概念化抽象化,然後一根一根像芒刺的東西,其實就是橋樑的化身,它卻不是讓人很舒服。「陸先銘是用他自己的油畫基礎,能夠用厚厚的顏料把陽光畫成這樣子,畫得已經很不錯了。」旅外藝術家韓湘寧卻欣賞其中的光線。
 
後來陸先銘看到施工中外勞的身影,他開始畫人,長者們的畫像也陸續上手,加上LED燈的裝置,手法更獨特。美術藝評家廖仁義表示,陸先銘用這樣的冷調性,再去突顯出一種悲天憫人,所產生出一種特殊的溫度。
 
陸先銘年輕時也批判過時勢,畫過蟻人,成熟後風格大轉,畫榕樹是關心土地,但他辛苦切割的小人,仍在佈展處飛奔。美術藝評家廖仁義提到,一般人想像中可能有藝術家在他現實條件好的時候,就產生出來的某些敗壞或者腐敗,但他所認識的陸先銘一直就是那麼健康。
 
陸先銘用藝術紀錄了解嚴前後台灣社會面貌的改變,厚重的塗料、不銹鋼的延展,人物容顏的佈局,乃至榕樹的綠意和斑駁。他說經歷了這幾十年的創作,慢慢回歸生命本質的問題,他用樹來代言,就是從樹的身上閱讀到時間,閱讀到生命閱讀到社會,它有整個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,所有的大家共同記憶。陸先銘對土地和人文的觀察靜思,持續演變進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