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焜生:水墨由材質轉向媒介的新可能

2017.12.17
王焜生:水墨由材質轉向媒介的新可能
【雅昌專稿】
 
 
策展人王焜生
 
12月14日,第三届香港水墨藝博(Ink Asia)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正式開幕。
 
作爲全球首個以現當代水墨爲主題的藝術博覽會,本届香港水墨藝博繼續秉承著“創造專業平臺,討論水墨藝術的現狀和未來的發展”的目標,吸引來自不同國家及城市的50家參展畫廊參展,呈現千件現當代水墨作品。
 
在此次展會上,成立5年的采泥藝術携藝術家鄧卜君的新作參展。
 
鄧卜君,1957年生於臺灣,1984年畢業於國立藝專(現臺灣藝術大學)。鄧卜君的作品大多取材環境附近的山石水木,其創作奠基于唐、宋、元、明的水墨筆畫基礎,集結個人生命體悟及生活環境的體悟省思,以自創的“搓點皴”型塑獨樹一幟的現代魔幻水墨語彙創作。鄧卜君的水墨筆法極爲細膩精緻,純粹帶有娟秀,畫作多以山、水、樹建構渾然天成的古樸景致,却又在奇幻迷離的視感中推翻既有的山水意象,以超現實的景觀情境刻畫極具個人風格的深山幽谷,一幅幅超然畫外的當代山水意境。
 
展會現場,雅昌藝術網對話策展人王焜生,由他向我們介紹藝術家的創作之路。
 
 
磐石異四季 Seasons in the Rock 63x239cm Ink On Paper 2017
 
 
恒古長水境 Eternal River 63X239cm Ink On Paper 2017
 
 
 
雅昌藝術網:請介紹一下本次展位的策展思路。
 
王焜生:這個展覽是藝術家今年9月臺北個展的延續,展覽名字叫“墨幻搖滾”。我們談到水墨時都會提到“當代”,但我們會問道:“什麽是當代,當代的特質是什麽?”當我看到鄧卜君的作品時,我感受到藝術家在扎實的傳統技巧下帶有某種革新的精神,於是就想到了“搖滾”,它在音樂領域裏代表著反叛和未來性,與鄧卜君的作品有著精神上的關聯。此外,鄧卜君的作品中有濃厚的叙事性,存在很多超寫實的部分,因此我在“搖滾”前加上“墨幻”兩字。博覽會給每個展位的空間有限,因此畫廊帶來幾件不同尺幅的作品,在橫向和縱向的作品中讓觀衆能够有不同的觀看方式,從而發覺藝術家多元的創作和開創性。
 
雅昌藝術網:這次展出的作品是藝術家的新作,請問新作最明顯的突破是什麽?
 
王焜生:以前的作品尺幅相對小一些,今年我們鼓勵藝術家能進一步突破,完成畫面層次更豐富的作品。這些作品很有趣,如果觀衆遠遠地望去,會覺得它是一件件小品式的作品;但要是你走近看,作品中的細節會顯得非常巨大,有些甚至比人還高達,所以鄧卜君的作品有某種“巨大性”在,我們希望在博覽會中呈現出藝術家的這種特色。
 
雅昌藝術網:過去五年裏,藝術家因其水墨創作逐漸被大家知曉,您怎麽看待其作品的學術性?
 
王焜生:鄧卜君大約是在5年前才真正被發掘出來,之前幾乎沒有人看過他的作品。因爲他住在臺灣東部,平時不去北部,也不和藝術圈人士交往。有一次,采泥藝術的林先生看到他的一張小畫,問了很多人才找到了藝術家。直到那時,他才得到學術界的注意。今年9月,在鄧蔔君的臺北個展上,他的創作和影響力進一步推進。
我很難去總結鄧卜君是屬￿哪個流派。我從鄧卜君的作品中看到了西方繪畫的理論性,但那些理論無法套用在他身上,因爲他在創作過程中有很多新的想像空間,有部分想像是很難在水墨作品中看到的,也是這一部分特別吸引我。
 
 
啓動太虛的原力(混噸系列) Activate the Force of the Universe (Chaos series) 65.5x107cm Ink On Paper 2017
 
 
明空石 Clarity Rock 238x126cm Ink On Paper 2017
 
 
 
雅昌藝術網:這些想像的來源和基礎是什麽?比如古人的文學和繪畫,藝術家本人抽象的感知還是其他?
 
王焜生:宋代繪畫對他影響很深,可是他沒有把技術與所學局限其中。我們看了他的作品,會以爲他住在山裏或者海邊,事實上他就住在城市裏,他說自己在實際生活中很少真正接觸大自然,所以,這些作品的內容是他自己想像出來的,而不是它對於自然萬物的寫生或薰陶。不過,他在正式發表作品前,從做了20多年的古董生意,也許正是這段經歷,讓他的作品裏出現古董的肌理和生動的文學性。
 
雅昌藝術網:目前,臺灣的當代水墨發展到什麽階段?您是否看到一些趨勢?
 
王焜生:我無法預測一個趨勢。不過,幾十年前,一些藝術家前輩就開始創作當代水墨,中生代藝術家的推進,也給年輕人帶來鼓勵。他們再用作品“檢驗”一下:中國水墨如何再轉換進入當代語境?很多人爲此努力。
 
 
種石 Growing stones 218x96cm Ink On Paper 2016
 
 
 
雅昌藝術網:藝術市場方面,您認爲當代水墨的收藏價值和價位有哪些空間?
 
王焜生:從藝術創作來講,水墨其實是衆多材質中的某一項,它絕對不會是一個最大衆的,最大衆的可能還是油畫和雕塑,但它也不那麽小衆,有很多藝術家和我們一起成長和傳承。收藏方面,現在對紙張保存的技術非常發達,水墨材質不那麽“脆弱”了,幷且水墨的材質不只停留於紙本,所以在市場上還有很大的空間。
 
雅昌藝術網:您如何看待水墨藝博對市場的激活和推動?
 
王焜生:今年我和許先生探討過,水墨藝術要如何在藝博會裏面繼續呈現新的內容。首先,它不僅在材質上去誕生,而是在概念上去誕生。所以,在這次展會中,觀衆可以看到傳統材質的水墨和紙本,也能够發現雕塑和錄像,所以水墨不僅僅是材質,也是一個媒介了。在這個趨勢下,很多原本收藏水墨的藏家漸漸看到新的方向。
 
雅昌藝術網:您認爲重新定義水墨的時代到了嗎?
 
王焜生:以前的水墨比較注重書法性,有很多傳統的技法在裏面,講究墨色黑白,現在我們看到有很多新的呈現方式,包括綫條構成、色塊的研究和材質的變化。因此,我們看到水墨的新可能。
 
雅昌藝術網:謝謝。
 
(本文圖片由采泥藝術提供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