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們應該記住她的名字

回顧謝貽娟創作故事
非池中 2017-12-15|撰文者:陳乃慈

采泥藝術現正展出「人們應該記住她的名字-謝貽娟回顧展」,以各時期重要作品與手稿,向觀眾呈現旅英台灣藝術家謝貽娟的創作歷程。
 
藝術家謝貽娟。圖/采泥藝術提供。
 
采泥藝術總經理林清汶過去與謝貽娟的合影。圖/采泥藝術提供。
 
謝貽娟1967年生於嘉義,1991年起旅居英國,完成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碩士、費茅斯藝術學院藝術哲學博士學位,畢生致力於抽象繪畫的鑽研,擅長油彩、粉彩、壓克力顏料、照相腐蝕等媒材,曾以融合東方禪學及西方抽象哲學的藍色抽象「非空間」繪畫,獲東西方藝術愛好者讚嘆與收藏。而她的藝術生涯,也和「采泥藝術」品牌有著深刻的淵源。
 
今年9月,傳出謝貽娟病逝的消息,在藝術圈引起極大的震撼。於50歲壯年畫下人生句點,而今幾乎只能靠著作品和影像紀錄,來回溯這位藝術家的過往。
 
采泥藝術展覽一景。圖/非池中藝術網攝。
 
10月份,采泥藝術於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推出同名回顧展,空前絕後地以個展的方式,在銷售為導向的場合展出;顧及家屬的觀感,也未銷售作品。其實展覽主題在年初已抵定,考量到謝貽娟已臥病一段時間,也曾徵得藝術家與家人同意,在最多人觀展的場合,創造最大的對外展出機會。
 
9月於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展出的藝術家回顧展。圖/采泥藝術提供。
 
展名「人們應該記住她的名字」由國際策展人楊心一訂定,他認為,謝貽娟的創作極具國際水準,是台灣難得的藝術人才,希望觀展的群眾,都能夠記得她的過往。
 
此次於采泥藝術的展覽,展出藝術家留英時期的自畫系像系列、探索點線面配置的自由抽象作品、照片腐蝕版畫,以藍色為主要基調的「空間系列」、「粉末系列」,呈現藝術生涯的演進。現場更展出藝術家珍貴的手稿、作品卡及散文集,觀眾能夠透過文字,看到藝術家在創作之外,潛心鑽研理論的一面。展覽一角,播映藝術家生前的紀錄片,以穿著旗袍的典雅身影,為觀眾闡述創作理念。
 
結下二十餘年不解之緣
 
采泥藝術總經理林清汶與謝貽娟相識二十餘年。過去林清汶曾開設印刷公司;謝貽娟則擔任平面設計師,她任職的公司與林清汶是上下游的合作廠商。由於年紀尚輕,林清汶有會受到客戶為難,謝貽娟眼見不平,便站出來為他說話,兩人因此結為好友。 
 
采泥藝術總監林清汶於展覽中致詞。圖/采泥藝術提供。
 
現場展出珍貴的藝術家手稿。圖/非池中藝術網攝。
 
林清汶形容,謝貽娟是一位堅持理想、持續朝目標邁進的藝術實踐者。她從復興美工畢業後,曾考上中國文化大學美術系,發現這不是自己所要的課程,入學一個月就離開了。之後擔任設計師,也許是要賺取留英的學費。
 
他說:「後來謝貽娟就離開公司,隔一年來找我,說她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留學。有時她會帶作品來找我,討論藝術的內涵。過程中,我發現這個女孩子很特別,自己到英國拚鬥,非常地認真;她也很尊敬我,把我當大哥看待,這麼一往一來就過了好多年…」
 
由信任產生的革命情誼   
 
謝貽娟早期由英國知名畫廊Michael Goedhuis代理作品,性格耿直的她,不習慣大型畫廊的操作模式。她認為,作品價格不應過度哄抬,因此合作上有許多摩擦。
 
采泥藝術展覽一景。圖/非池中藝術網攝。
 
謝貽娟作品《None-Space P47》168x234cm  2013  礦石粉末、壓克力樹脂、畫布。圖/采泥藝術提供。
 
1999年,林清汶創立了采泥藝術的前身。謝貽娟聽聞消息,提議和英國的畫廊解約,將作品帶回台灣,改由林清汶代理;而林清汶也希望將她的作品推廣給台灣人欣賞,兩者便開啟了合作關係。謝貽娟、雕塑家李光裕都可說是采泥的第一位合作藝術家。
 
當時台灣的藝術市場尚未成熟,林清汶又再回到印刷產業。直到2012年時,於台北內湖成立采泥藝術,又再次邀請謝貽娟加入,巡迴北中南各地、藝博會,期望不只是國外觀眾能看到她的作品,也能推廣給台灣的藝術愛好者。
 
謝貽娟進入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就讀時,每天為自己畫一幅自畫像,觀察面容的變化,也督促自己持續創作,有吾日三省吾身之意涵。圖/非池中藝術網攝。  
 
采泥藝術展覽一景。圖/非池中藝術網攝。
 
采泥藝術展覽一景。圖/非池中藝術網攝。
 
林清汶說明,「我們某種不經意的行為,其實也在定調畫廊的品牌。當初如果只考慮市場,就不會經營她的作品。這間畫廊的存在,不是為了市場,而是為了藝術家。在未來的2.0時代,應該要考慮藝術的本質,而非市場與藏家的喜好。」他認為,市場與藏家的喜好會持續變動,但藝術的本質則不會。好的藝術家,會做出好的作品;為市場服務的藝術家,則創造出流行的作品,只能流行一時,無法成為經典。
 
林清汶娓娓道來:「采泥之所以成為采泥,某種程度上,是這樣的藝術家給了我們鍛鍊。我們必須去了解她,她的創作理念很深,唸到英國費爾茅斯藝術學院哲學博士,本身的精神、邏輯性非常強…」林清汶曾多次赴英拜訪,兩人促膝長談,才逐漸了解她的創作。
 
謝貽娟的創作,並不甜美、易懂,需要真正的知音來欣賞。透過畫廊深入理解,進而用展覽、出版來媒合藏家;藝術家則把時間投注在創作上,生活也獲得一部分的保障,兩者培養出深厚的信任與情誼。
非空間創造宇宙初始的自由混沌
 
謝貽娟原本就對藍色有深度的喜愛,1997年,一次在開往西班牙的火車上,看到窗外天與水映照出不同層次的藍色,純粹的光影,從此映照在她的心底。
 
展覽一景。圖/非池中藝術網攝。
 
作品細部。圖/非池中藝術網攝。
 
著名的「粉末系列」是她的顛峰之作,以皺褶、銘刻般的線條構築為圓環,深淺不一的藍,手裹粉末拍打、暈抹而成,在畫面上形成閃爍、跳動的視覺感。
 
畫面上的圓,與謝貽娟的創作理念「非空間」(Non-Space)有著深度結合。林清汶說明,「謝貽娟的創作核心,源自東方的太極思想。那是渾沌之初,萬物正要萌發的開始。人的初心和地球初始時的情形是相似的,也充滿自在不拘的想像空間。她認為這就是藝術的本質,用這個概念來進行創作。」 
 
使用礦石粉,是因為這項媒材歷史悠久,與地球初始的時間趨近。謝貽娟於非洲找尋礦石原料,深淺不一的藍,都源自不同的產地,向廠商購買後自行研磨。
 
藝術家所使用的藍色礦石粉。圖/非池中藝術網攝。
 
Jo Hsieh 《None-Space M1》  1996 57x77.5cm 複合媒材、紙。圖/采泥藝術提供。
 
謝貽娟《None-Space T57》  2001 21.5x15cm  照相腐蝕版畫、紙。圖/采泥藝術提供。
 
專求完美的藝術苦行僧  
 
林清汶形容,謝貽娟就像「把一天當成兩天來用」的藝術苦行僧。她求學認真,以皇家藝術學院第一名畢業,博士班期間,曾至中國北京中央美術學院、杭州中國美術學院擔任客座教授。也曾在大英博物館任職助理研究員,不只專注創作,於理論上也有深入的鑽研。
 
為了建構自己的創作理念,謝貽娟也曾學習老莊禪學、物理學、心理學…等理論,我們也能從展覽現場的手稿觀察到,謝貽娟曾研究現代藝術家封塔納(Lucio Fontana)的《空間系列》、抽象藝術家康丁斯基(Wassily Kandinsky)的點線面理論,對藝術史有深入的了解,進而回歸理論自身的發展。其執著與用心令人動容,可能也因此在藝術的道路上,耗盡了生命的元氣…
 
林清汶說:「謝貽娟曾說,一輩子只要把藍色作好就好了。」專一、追求完美,或許就是謝貽娟此生的寫照。「人們應該記住她的名字-Jo Hsieh 謝貽娟回顧展」將在本月31日截止,不妨走入畫廊,回溯謝貽娟的創作軌跡。
 
藝術家手稿。圖/非池中藝術網攝。
 
藝術家手稿。圖/非池中藝術網攝。
 
藝術家手稿。圖/非池中藝術網攝。
 
采泥藝術展覽一景。圖/非池中藝術網攝。
 
采泥藝術展覽一景。圖/非池中藝術網攝。
 
 
 
 
 
人們應該記住她的名字─Jo Hsieh 謝貽娟紀念展
 
策展人│楊心一 博士
 
展覽地點│采泥藝術(台北市中山區大直敬業一路128巷48號)
 
展覽日期│2017-11-22 ~ 2017-12-31

 

 

完整報導http://artemperor.tw/focus/186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