循世間的真理

非池中2017.9.30
循世間的真理走自己的道理 幾何抽象藝術家霍剛 HO Kan
 
 
看似抽象的幾何圖形,實則蘊含中西文化傳統與藝術觀念。觀看霍剛的畫作就如同在靜謐中窺見豐富的哲理,經歷一場心靈的洗滌。
 
霍剛生於1932年的南京,在書香世家的耳濡目染下,他練就了一手工整勁秀的好字,也深深影響日後的創作。抗戰結束後,霍剛來台隨李仲生學畫,受到西方藝術的傳入,他與不願受傳統束縛的朋友一同創設「東方畫會」,被當時的媒體譽為「八大響馬」之一。
 
東方畫會旨在吸收西方的現代觀念與技巧,以融入中國繪畫使其重生。霍剛早期試圖以西方為技巧、東方為核心進行創作,其中參雜墨韻和版拓的意象,可見他揉合了兩文化接觸所產生的矛盾,並將之化為獨特的繪畫語言。
 
1964年霍剛前往米蘭定居,當時西方正鼓吹「國際龐圖運動」,龐圖意指義大利文的「點」,參與的藝術家們致力於復興藝術中的人文精神,認為是萬象起於點也終於點。
 
對霍剛而言,這與中國哲理的觀念不謀而合,他的畫作也受此影響逐漸由幾何圖形取代連貫的筆觸。《轉化》正是此時期的作品,透過不對稱的矩形、長短不一的線條,以及底層的大塊黑色色面,營造出圖像跳躍於上的層次感。
 
此後,霍剛的畫作多了各式的抽象符號,然而,內在的精神與畫面安排始終回歸到中國深厚的文化。以《乾坤-1-2-3》為例,藉由色彩與幾何的重置,建構出沉穩的意象;《源起》系列也以三角、圓、點與色彩畫出了空間的深度,讓人不經思考其中是否藏有玄機。
 
「畫如其人、人如其畫」,在霍剛的畫作中可以感受到萬物兼容並蓄的和諧,即使是如此前衛的形式,仍能體悟到霍剛所欲傳達的文化底蘊。就如同他的過往─豐富而含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