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英藝術家謝貽娟驟逝 藍色「非空間」成絕響⋯

2017.9.21

像一縷藍色清煙,旅英藝術家謝貽娟(1967-2017)昨晨驟逝,得年50歲,讓藝術界震驚、難過不已。謝貽娟多年來一方面以寫日記的自畫像方式,精益藝技,深掘自我靈魂,另方面以非空間(None-Space)的空靈單純,留下深度藍色遺作。如今睹畫思人,令人傷感。

 

早在數年前,采泥藝術中心舉辦「藍無限」的謝貽娟個展,當時整個展場,以藍色基調創作,在台灣藝術圈引起了一股「藍色哲學」的風潮,備受好評,也讓謝貽娟的「藍色思潮」首度在台灣發酵。才走過半世紀的謝貽娟,生於台灣,1991年至英國求學,陸續完成英國皇家藝術學院(Royal College of Art U.K)碩士學位與費爾茅斯藝術學院(Falmouth college of Art)博士學位。她長期探索東方的太極、老莊思想,西方世界的柏拉圖、亞理斯多德的哲學理論,以及佛洛伊德的潛意識對個人行為的影響。藝術家試圖以粉末、粉彩、鉛筆、絹印等複合媒材的多元表現,將自身對於東西方哲理的瞭解,透過媒材的轉化,展現藍色的純粹與哲學性。

 

謝貽娟最被肯定之處,在於她擅長把油彩、粉彩、水彩、壓克力顏料、照相腐蝕及礦石粉末等媒材,巧妙應用,其中「藍色礦石粉末」的極簡抽象藝術,最具個人創作代表性。她學理涉獵廣泛,精通古今中外哲學理論,並以理性科學層面的「物理學」和感性心靈層面的「心理學」為創作基底,融合東方禪學、西方哲學,以及人類心理與心靈三個層面,發展出「非空間」(None-Space)的創作理念,一種超越具象、獨樹一格的新型態創作。

 

 

謝貽娟為采泥藝術中心的代表藝術家,趕搭飛機赴首爾參加KIAF藝博會的采泥總經理林清汶聽聞惡耗,心情悲痛欲絕。他含淚在機艙上寫下滿腔不捨的追悼文章,令人動容。以下是文章全文:

 

凌晨五點劃過天際的藍色流星-悼藝術家Jo Hsieh謝貽娟

貽娟,1990年我們相識,當時我從事印刷行業而你是平面設計師,你有俠女性格,正義感十足,見不平則鳴,天生的反骨性格。但為人客氣,十分有禮,稱我為大哥。

1992-2002年你到英國倫敦攻讀皇家藝術學院取得碩士、博士學位。為了了解你在英國的種種,我才有機會去倫敦看你與你的創作,是你帶我走出臺灣,迎向國際!

1999年我也因此成立了采泥藝術,而我們也參加了當年的ART TAIPEI,你的藍在那次的展覽獨樹一格,令所有的人至今仍印象深刻。雖然我當時那間畫廊只持續2年,但我清楚那是我的藝術啟蒙,而這個原點,正是源於認識你與你的非空間(Non-space)。

我總是不了解你的創作,常常問你,什麼是非空間?你為何只作藍色?將來會作其他顏色?你的標準答案一定是:地球生成之始沒有時間,沒有空間,只有非空間。

喔!還是模糊,但你創作靈魂的種子早已埋在我的藝術心靈裡了。

你說,我這一輩子如果能把藍色作好就夠了,你用一輩子專注作好一件事,讓我感動,令我佩服!因為這句話,才讓我懂藝術品牌的經營是無數十年到一生的累積。

2012年我再次成立采泥藝術畫廊,這次顯然有所覺悟決定要用此生作出一個藝術品牌的經營典範。不管當時市場懂不懂你的非空間,不管大家認不認識你,我很自然地邀請你。

我説,雖然你在紐約、倫敦這麼受歡迎,但也應該回到自己的土地讓鄉親能夠有機會見識你的創作。這幾年我們就帶著你的藍,巡迴台北丶台中、台南、高雄、澳門、上海、北京等,也讓大家有了深刻的印象──這位藍色藝術家=采泥藝術,是你的作品讓我有勇氣面對現實挑戰未來,不人云亦云,深知藝術是一條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也無需取暖,自然自在不受拘束之路。

我很清楚,在你身上我懂什麼是藝術家,什麼是藝術經營之路!謝謝你!

2017年,5年來我對你的非空間也從模糊漸漸到理解,進而能不斷的分享,讓更多人能夠驚覺這是一位當代十分非凡的藝術家,而她卻是如此平凡低調的人。但我很清楚,也許你的人是平凡的,但你所留下來的藝術卻是高貴的,因為每一件作品都流著你那和而不和的尊貴靈魂,他也將隨著你軀體的逝去而更顯高貴迷人。

我親愛的妹妹貽娟,我知道我該作什麼,我知道這一生你最在意的是什麼,我會好好保護你的作品,分享你的美好給更多知音。

今早在飛往首爾的機上,一邊思念著你,一邊回憶著27年來與你的相遇相知相惜,無法停止對你的思念,一路上涙流滿面,與你相處的往事卻歷歷在目,永難忘懐!

不知為何昨夜11:00突然想打電話給大姐佳玲想了解一下你的近況,她告知我你的狀態不太好,想不到今早趕搭飛機途中就接到大姊說你已經在凌晨5點多去天堂當天使了。

我明白,昨晚是你來跟我吿別的!

采泥藝術因你而始,今年是第5年,5年來你的藍伴著我們挺過艱難,突破困境,她仿佛是你的化身,給我們勇往直前的勇氣,讓我們關關難過關關過。采泥藝術你所熟悉的姑娘們正準備今年10月20日在Art Taipei這個年度藝術盛會特別為你策劃一場大型個展,讓更多人能夠一睹你作品的全貌,怎知你已等不及了,在大展前1個月的今天先走了,我知道你在等我為你安排的大展,或許你已經從大姐那得知此展覽訊息,所以你滿意了,可以放心的走了。

記得約莫2010年你回台見我時,你就無厘頭似的告訴我:「大哥,我覺得我活夠了,我滿足了,梵谷也只活37歲,但他留下的藝術如此精彩⋯!」當時我有些生氣對你勸戒一番,但當我踏入藝術這條路,我終於理解藝術家在乎的是靈魂的純粹而不是肉體存在的歲月,謝謝你用生命實踐,讓我明白藝術的純粹與永恒!

貽娟,今日你已經完成在人世間的功課,而你只用短短十幾年就創作出如此強大能量的作品,你真的盡力了。請放下一切牽絆,好好到天堂作一位快樂的藝術家。

我會永遠想你!人們也一定會記得您:謝貽娟,一顆潛藏在藍色深海裡的明珠!

大哥林清汶/2017年9月20日

 

完整新聞連結:https://artouch.com/artouch2/content.aspx?aid=2017092116908&catid=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