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話台灣VR藝術家

2017.06.19黑匣
黑匣独家采访VR展览《未来剧场》背后团队,VR在他们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工具。

“我相信未来在VR世界中,想象是唯一的货币。”

到了VR,身体消失了,这是足以震撼艺术史的重大改变。

VR不但可以影响观者的感官,更重要的可能是直接改变观者对自身的认知与想象。

MASS MoCA美术馆

络绎不绝的观众等待体验VR,热情的观众也让我们慌了手脚,每次15分钟的体验,在早上11点就已经登记满额。”这是2017年5月底的一天,地点是美国重量级的当代美术馆——麻省当代美术馆 (MASS MoCA)。这一天,来自台湾的VR艺术家黄心健在这里举办VR虚拟实境展《未来剧场》。

他的搭档,是美国前卫音乐教母Laurie Anderson。VR和艺术的化学反应究竟会碰撞出什么新元素?这一次的尝试,或许给出了一个绝佳的答案。

“看着观众挥舞手脚,抚摸着虚空中的漂浮物件,或者拿着控制器讲话,都让我们的嘴角上扬。”黄心健在展览后如此表示。

展览结束后,黄心健接受了黑匣的采访,他向我们讲述了他与VR的故事。在他眼里,VR是一个“全然地接管人的五感的工具”。

黑匣:此次的VR虚拟实境展《未来剧场》,展出了《Chalk World》、《Aloft》这两个作品,这是什么样的作品?

黄心健:《未来剧场》是一个从2016年初就开始的合作计划,我有幸与我多年好友,也是跨界传奇艺术家Laurie Anderson合作,发展建构于VR虚拟实境上的作品。

Laurie Anderson(中)和黄心健(右)

经过台北与纽约之间的往返,无数次的skype在线会议,密集的fast prototype快速概念制作后,两个VR的作品逐渐成形:一个是「黑板世界」(Chalk World),黑板是一个象征人类记忆的符号,虽然可以不断地擦拭覆写,但旧有的记忆却残留不去。

Laurie在2013年失去挚爱的另一半,也是美国摇滚界的传奇巨星Lou Reed,之后创作开始探索死亡的议题。而我与Laurie在纽约合作时,父亲突然昏迷,紧急回去见到父亲最后一面,当整理过去的记忆与照片,和度过头七的仪式,也开始感受到Laurie想带入作品中的信仰:人死后四十九天,意识与记忆逐渐消散在天地之间。

《黑板世界》chalk World

黑板世界是一个庞大的虚拟空间,由无数的巨大黑板所构成,有如巨大的记忆迷宫。

参访者可以有如身在梦中一般,自由飞行,里面有八个独特的房间,像是如同星云旋转的文字银河,或是参访者的声音会凝结成为声音的雕塑,画作逐渐转化为文字,消散于空气之中…

这些独特的互动房间,将抽象的符号转化为具像、可以互动的实体,让参访者探索文字与记忆的连结。

第二件作品是「高处」(Aloft),这是一个意识流的旅程。

《高处》Aloft

Laurie在2016年拍摄的纪录片「Heart of a Dog」中描绘了她对美国"911事件"后的省思,运用VR技术,我将此意念转化为叙事的舞台:参观坐者在一个逐渐崩解消散的机舱,聆听Laurie倾诉的故事与声音。使用Leap Motion手部侦测技术,参观者可以直觉地用手抓取漂浮在身体四周的残骸,聆听隐藏其中的声音。

与Laurie合作,永远是一个充满挑战与学习的过程。如果说「新媒体艺术」是在探讨科技媒材在艺术上的使用,那Laurie的声音、音乐与叙述的故事,可以被称为「灵魂的媒材」,里面充满了对于生命的感动,让我有着发自灵魂深处的颤动;而我有幸可以成为将这媒材应用于VR之中的第一人

黑匣:您之前曾举办过数字艺术展览,现在举办的VR展览和之前的媒体有什么不同?

黄心健:VR这个媒体,与过去的新媒体有很大的不同。

美术馆外,人们排队体验

用东方的概念来说,以前的新媒体必须「着像」,也就是艺术家的构想,必须找到适合的实体媒材当作是传达的介质,不管是投影光雕、影像或机械装置等,艺术家都需要找到一个可以承载自己想象的实体物件与空间。因为介质的制作成本、物理特性与制作时间,常常限制了艺术家的想象与视野。

然而VR这个媒材,它让我看到一个全然解放的可能:「想象是唯一的限制」。我相信未来在VR世界中,想象是唯一的货币,当然现在还有许多技术门槛要克服,但如果你有了VR制作技术,如果你想要做一个跟地球一样庞大的作品,你甚至可以不花一块钱就可以做到。

人们在馆内体验VR展览

VR是一个如此强势的媒体,对我而言,创作VR的作品,也比以前有着更大的责任。

例如,当作品有瑕疵,帧数太低时,会引起参观者头晕甚至呕吐的不适症状,这仅仅只是VR小小的影响。当参观者戴上VR,看我制作的VR作品时,这是一个极度信任的关系,因为VR是完全掌控人的感官。

对于VR这媒体,观者的心灵更无防备,它可以达到以前媒体无法达到的深度。在我的观察里,大部分的观者在极短的时间就沉浸于我所创造的幻境之中,以对待真实世界的方式在其中行走。

在我们的作品中,其实花了很多时间在制作使用说明与安全考量,我想,这都是以前作品不曾有的顾虑与可能性。

黑匣: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了VR来呈现这场展览?

黄心健:我觉得VR,或是全然地接管人的五感的工具,将会是未来非常重要的媒体。

上面提了一些选择VR的理由,但我想在这次合作计划中,我与Laurie接触到了一个领域,我想目前还没有人探索;这大概要回溯到去年在纽约的一天早上,我们正在测试VR的一些prototypes(原型),Laurie的一位朋友刚好来拜访,我们让她体验之后,问她的感想,让我们惊讶的是,她感受最深的,不是VR中看到栩栩如生的影像,而是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在VR中消失了。

这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的观察:「身体」是西方艺术与哲学中贯穿古今的主题:从希腊雕塑中追求完美的身体比例,到当代艺术从性别与自我探索身体,身体一直是艺术歌咏与描绘的主题,也是心灵用来感受美的工具。

而到了VR,身体消失了,这是足以震撼艺术史的重大改变。

这开始让我省思VR真正的能力,我觉得,让参观者观看创作者所创造的影像与声音,然后产生观者情绪与认知的影响与改变,这是传统媒体一直在使用的方式,VR可能可以做得更好,但这还是同一个方式。

参观者在Aloft作品中,看到自己双手沾满鲜血

但是在Aloft这件作品中,我们使用了Leap Motion传感器,当参观者看了空中漂浮的「罪与罚」书本后,突然发现他们的手沾满鲜血,而对于自身的「罪」与记忆重新审视与思考。

VR不但可以影响观者的感官,更重要的可能是直接改变观者对自身的认知与想象。

如果少年可以体验已成为老者,或成为另一个种族、性别甚至其他生物,这时,我们对自己开始有了新的认识与想象,也了解原来本身思想的限制与惯性,这是一个人改变与超脱的契机。

黑匣:《未来剧场》在美国MASS MoCA展出后,是否还有其他的展出时间和地点?您对未来的VR展览还有什么计划吗?

今年九月会在丹麦的Louisiana Museum展出,目前也在洽谈威尼斯影展,明年会在台北展出,目前也持开放态度,希望有更多有趣的展出机会。

黄心健(右二)与他的布展团队

明年初预计将过去的实时动捕表演转化为可以在VR直播的表演。另外我与Laurie也会持续合作,目前正在讨论明后年于美国华盛顿的Hirshhorn museum展出计划。

另外也与HTC VR 内容部门合作,计划创立一个以表演与视觉艺术为主轴的VR跨域实验室。预计在这主题上有更多展演计划,并成立培育下一代VR与跨域科技能力的教学机构。

完整報導請點選→http://www.heix.cn/special/a4886.html?from=timeline&isappinstalled=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