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擊成就了我

2016.09

檔案下載:點此下載

打擊成就了我

采泥藝術總經理林清汶

Sufferings makes me who I am

 

不論創業,或者人生,

因緣都是一生一世的累積,

最浪漫俠義的舉措,有可能是日後最精明的一筆投資。

林清汶從印刷起家,兩度跨行成立藝術品牌,

曾經失敗,也曾遭同業挖牆角,

但遭到排擠的境遇,以及無心插柳結交的多年好友,

卻成為他東山再起,事業轉型成功的最大契機。

 

採訪林清汶,本為既定行程。他一手創辦的采泥藝術,開幕於2012年,至今不過四年時間,便在台北藝術圈快速竄紅;他也是九月喜願東西名人慈善義賣活動的重要推手,多位類型與世代相異的藝術家在其力邀之下,慨然允諾,捐出作品參與義賣。作為藝廊經營者,林清汶的品牌策略與慷慨作風,其人其事皆具報導價值。

 

豈料,八月中旬,一名部落客在個人網站與社群網站上接連發表幾篇文章,不僅強力批判北美館為霍剛所舉辦的展覽,砲火亦殃及也為霍剛辦展,展覽時程稍遲但與北美館展期重疊的采泥藝廊,甚至直指北美館「這種官方替民間抬轎的行為,未免過於昭然若揭」,強烈的口氣彷彿的確掌握了實際的證據,才得以快意揭露他人所不明瞭的「內幕」。

 

這些文字不僅在網路上引起風波,話題也延燒到藝術圈。有藝評家、藝廊同行挺身而出,為霍剛抱屈;然而亦有藝廊在所屬網路社群中持續發送著這些砲轟文字,遂讓此事益發沸沸揚揚,令同行與外行都議論紛紛。在這個時間點,採訪事件的主角之一,采泥藝術的負責人林清汶,勢不可免的要以此話題當作開場白

 

展覽風波 無法改變別人,但將捍衛自己

「我對這件事情很平靜,但是該研究的法律行動,我也請專人處理了。」

「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,以及我做了什麼。現在這個社會上憑著一張嘴,不需要有證據就可以霸凌別人,我沒辦法改變這個,但我可以捍衛自己。」

 

來自台南北門的林清汶,話說得直接,是南部人特有的質樸,卻也是商場歷練多年後的某種膽識所致,對於部落客的一番話,他說:「沒有的事,不會讓人來冤枉我。」采泥早在三至四年前便已展開籌備霍剛展的工作,但北美館卻是今年年初才發函給霍剛,要為他辦展,「今年知道北美館也要辦霍剛展,已經特地延期了,本來是我們要先展。」

 

大約在2012至2013年,當時霍剛仍旅居義大利,偶爾回台和女友(現任妻子)相聚,便在友人引薦下,參加剛開幕的采泥藝廊所舉辦的大小活動。起初林清汶和霍剛僅是點頭之交,後來經藝廊團隊成員提醒與安排,林清汶赴霍剛工作室參觀,深談之下,兩人極為相契,林清汶決定要為霍剛辦展。接下來他不僅開始收藏霍剛作品,也讓團隊著手梳理霍剛的創作脈絡,拍影片、撰寫專文等等。

 

「霍剛老師長年在義大利生活,很多作品和藏家都在國外,整理這些東西都需要時間,我們就是希望好好的醞釀一場展覽。」「準備了這麼久,本來就預定2016年要辦展,我不懂有什麼好避,難道北美館辦展是皇帝出巡,大家都得退開?」

 

林清汶表示,收藏霍剛作品、買廣告宣傳采泥的霍剛展,是身為藝廊業者的本分,這些預算都從他自己口袋裡拿出來,沒有半分來自官方經費。至於北美館的展覽,「那不是我能撼動的,說官方為民間抬轎,太高估我。」部落客的指稱,是不明究理;但散發這些文字的同業呢?「經營美麗的事物,應該要有顆美麗的心靈。」林清汶面露苦笑,淡淡地說了一句,不再多說。

 

離開紅海 與其競爭價格不如創造價值

這並非他第一次遭到同業背後攻擊。「采泥」原是一個印刷品牌,林清汶從25歲創業以來,中途歷經過初次開畫廊,經營不順的挫敗,但印刷事業始終都能經營得有聲有色,自從1998年為藝術家陳景亮印製畫冊後,林清汶不僅走上藝術之路,開始收藏藝術作品,也發現了事業上的藍海。

 

「我們開始深耕文化價值這一塊,藝術家畫冊、宗教出版品、才藝教材等等,最要求印刷品質的東西,我們做到最好。」林清汶說,藝術家的作品,一絲絲的色差都會是嚴重的錯誤,「一萬種紅裡面要挑出最對的那一種,多或少了5%的黑都不可以。」因此印每本畫冊時,他總是暫時將營運工作交給同事,親自到前線與印刷師傅溝通,全力以赴,這份用心讓他與藝術家之間建立起深厚的信任。後來林清汶發想為企業客戶印製藝術月曆的點子,正因掌握了藝術家圖片授權的優勢,才得以領先同業。

 

「一開始很好,我有藝術家的信任,手上有source,同業去和藝術家談,得談很久,因為藝術家不信任,不信任授權,也擔心製作上有誤差,會影響圖片品質。」「可是同業多麼厲害,他們慫恿客戶把設計標和製作標拆開,這樣一來,同業才能去提案,用低價拿到製作標。」

 

此例一開,同業紛紛跟進,雖然采泥還是拿得到從設計到製作統包的案子,但自己發想的點子,辛苦建立的優勢,遭到同業以低價競爭的方式破壞,林清汶還是相當不甘心。「我不玩了,已經很多年了,不想再淌這種比成本低的渾水。」眼看著印刷業殺價殺成一片紅海,他亟思轉型,當年未竟的夢想:開藝廊,再一次變成他的選項。

獨家經紀 力挺藝術家就是最好的價值投資

自1999年第一次開畫廊失敗後,林清汶仍持續觀察著藝廊的諸多生態,藝術家成名後被各路藝廊追捧,爭相簽約的情景讓他心生警惕,「約簽得太短,藝術家紅了之後,等於為人作嫁」;長年和藝術家往來,聆聽他們的心聲,也讓他深明「創作最需要安定和專注」,因此二度復出的采泥畫廊採取「獨家經紀」的經營策略,和藝術家之間一旦確定合作,一簽就是五年以上的長約,甚至是終生經紀約;藝廊不僅會陸續買下藝術家的作品,每月也支付藝術家生活所需。

 

「每年年底結算,售出藝術家作品的錢如果超過他當年申請的生活費,我把差額補給他;如果賣掉的畫還不足以支付那些生活費,我就再補點錢,買下藝術家其他的作品。」

 

林清汶讓有心衝刺創作的藝術家無後顧之憂,也讓藝廊對自己的品牌做長期的價值投資;對藝術家的力挺,就是營運藝廊最實際也最精明的策略。然而,值得藝廊獨家經紀的藝術家,必然愛惜羽毛,年輕的采泥藝廊如何贏得這些千里馬的信賴?

 

「十幾年前,李光裕老師還在汐止山上整地的時候,我就認識他了,我很喜歡找他聊天,采泥藝術開幕前一年,他剛好前一個約結束,我力邀之下,老師給我這個機會,第一年合作後,老師就和我們簽終生經紀約。」「謝貽娟多麼優秀,在英國創作,被授與『lady夫人』爵位,但她還在台灣擔任美術編輯的時候,我就認識她了,那種友情不是一朝一夕的。」

 

台灣知名雕塑家李光裕翻新風格的雕塑,以及旅英藝術家謝貽娟筆下帶著哲思的藍,都是采泥藝廊開幕後打響名號的關鍵,外界看來,初出茅廬的采泥何其幸運,但理解林清汶與藝術家情誼後,這一切又顯得水到渠成。

 

兩位早已卓然成家的藝術家願意交付自己的未來,他們信任的,不是新生的采泥,而是見證他們走過蟄伏時刻,和自己一樣是重新出發的林清汶,「藝術是一門需要時間熟成的事業。」他笑稱人生也是,「現在要感謝當初的印刷同業,有他們的破壞,我才來到真正適合我的地方。」日落與日出,同在一條地平線上,在人生賽道上遭到排擠時,往往也正是走上另一條康莊大道的契機。